详情页
24
5/2017

第1期睡眠障碍认知行为治疗:CBT-i工作坊

 

  2017年5月5日—7日,和计划心理学院举行第1期睡眠障碍认知行为治疗:CBT-i课程,作为本次课程的班主任,提前做好了准备,期待课程开始。

  课程内容

  王老师说:“CBT-i课程,严格地说是行为治疗,通过行为改变生物节律。”行为治疗的方法教他新的睡眠习惯,产生新的睡眠节律。

  世界卫生组定义失眠为一周内至少有三个晚上出现入睡困难和(或)难以维持睡眠,或者有无法恢复精力的睡眠引起的不适,伴随白天的苦恼或影响社会功能。

  早段失眠也称为睡眠起始障碍,是指入睡困难。

  中段失眠也称为睡眠维持性障碍,是指睡眠中存在频繁的和延长的觉醒。

  末段失眠也称为早醒,是指比期望的时间更早醒来,且不能再入睡。

  失眠的自然病程–三因素模式,诱发因素、易感因素、维持因素。维持因素指个体为了应付短暂性失眠,获得更多的睡眠而采用的各种不良应对策略。主要集中于以下两点:在床时间过多和卧室中与睡眠无关的行为增多。维持因素是急性失眠转为慢性失眠的关键。维持因素越多,说明他慢性失眠的可能性越大,越适合。CBT-i在美国是治疗慢性失眠的首选。
   

  关于失眠的严重程度没有正式的诊断标准。

  “大于30分钟”:至少30分钟才能入睡或醒后超过30分钟不能再入睡是区分正常与异常睡眠的分界点。

  多长时间的睡眠才算正常?一般以每晚6或6.5小时为临界。

  一般小于30分钟,不符合诊断标准,这些病例提示应该采用其他的干预措施而不是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。
     

  大量证据表明CBT对失眠症有效:

  急性期(4-8周)治疗的疗效与镇静催眠药,而长期治疗更为有效,改善大约50%的症状,具有较大确定性的效应值(1.0左右)

  纵向研究结果表明:CBT可以持久改善睡眠潜伏期和入睡后觉醒时间,对总睡眠时间的改善更加明显。

  行为治疗主要是控制患者待在床上的时间(使睡眠机会与睡眠能力相符)和阻止卧室中与睡眠无关的行为的发生,

  这就是睡眠限制疗法和刺激控制疗法的精髓。

  条件性觉醒:经典的条件反射。条件性觉醒可能是慢性失眠的最常见因素或机制 。

  条件性觉醒:在床上保持觉醒状态形成了一种经典条件反射。慢性失眠时,睡眠相关暗示与觉醒状态和(或)唤醒反复同时出现,导致睡眠相关暗示可直接引起唤醒反应,在不伴有(或伴有)其他慢性失眠持续因素时均起作用。

  CBT-i治愈率高的前提是选择合适的“患者”,什么样的患者适合失眠的CBT,1、入睡困难或睡眠维持困难;2、规律地增加睡眠的机会以弥补失去的睡眠;3、在清醒时延长卧床的时间;4、在卧室中从事除睡觉和性之外的活动;5、条件性觉醒的证据;6、睡眠卫生知识不足的。
   

  治疗慢性失眠最常用的认知行为疗法包括:刺激控制、睡眠限制、睡眠卫生、放松训练和认知疗法。

  通常情况下,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需要使用上述三个或三个以上方式。

  对于入睡及睡眠维持困难,建议进行睡眠卫生教育;同时进行睡眠限制治疗和刺激控制治疗。

  CBT-i治疗过程,这一治疗程序通常需要4~8周的时间,每周一次与治疗者面对面的会谈。

  晤谈的时间范围在30~90分钟,取决于治疗的阶段和患者的依从性。

  最初的2~3次晤谈采取个体治疗的形式,中间的疗程以团体干预的形式进行,而最后一至两次的晤谈回归到个体治疗。

  治疗关系:良好的倾听技能、深刻的共情、对患者自主权的尊重、良好的说服技能和幽默感;

  治疗的开始阶段(第1~4次晤谈),说教是主要的方式。治疗师需要表达自己的经历,以帮助患者在治疗中建立信心;

  治疗的后半阶段,治疗师应较少扮演指导性专家的角色,而更多扮演躯体治疗师,或者训练师和(或)教练的角色;

  治疗师应向患者传达治疗中的困难。

  CBT-I有两个步骤:评估阶段和临床逐次晤谈方面的信息。
     

  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的禁忌症:患者躯体疾病或精神障碍,且疾病诊断不明确,病情不稳定或是疾病本身可能会干扰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 。

  一般第三次(三周)就能看到效果,如果经过三次治疗,效果不明显,第四次需要再次筛查,是否有潜在的精神、躯体疾病、药物滥用等问题。
    

  CBT-i以数据作为驱动。睡眠效率=总的睡眠时间/总的在床时间*100%

  睡眠效率按周计算。睡眠效率越低,使用CBT-i效果越好,一般高于80%的睡眠效率就不太适合做CBT-i,因为CBT-i主要是提升睡眠效率,然后再慢慢的提升睡眠时间。

  滴定:每次设定向上滴定15分钟、或者向下滴定15分钟。
  
    作者:班主任 何雪